• 音乐舞蹈/
  • 民族音乐
  • 传统音乐
  • 民间音乐
  • 专业创作音乐
  • 专业舞蹈
  • 国标交谊舞
  • 时尚舞蹈
  • 书画摄影/
  • 中国画
  • 油画
  • 版画
  • 雕塑
  • 人物摄影
  • 风光摄影
  • 创意摄影
  • 纪实摄影
  • 戏曲曲艺/
  • 戏曲
  • 曲艺
  • 聚焦非遗/
  • 保护名录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人物风采
  • 专项工作
  • 美术教育/
  • 学前美术教育
  • 小学美术教育
  • 中学美术教育
  • 大学美术教育
  • 文艺交流/
  • 文化名企/
  • 燕赵旅游/
  • 万博体育app登入市
  • 唐山市
  • 手机万博官网最新版本下载
  • 邯郸
  • 邢台
  • 保定
  • 张家口
  • 承德
  • 沧州
  • 廊坊
  • 衡水
  • 地方美食
  • 万博体育app登入
  • 唐山市
  • 手机万博官网最新版本下载
  • 邯郸
  • 邢台
  • 保定
  • 张家口
  • 承德
  • 沧州
  • 廊坊
  • 衡水
  • 散文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学创作 > 散文

    红尘里的花

    发布时间:2015-11-04

    好久没有提笔写东西了,是她的出现,让我想静下来写写这滚滚红尘的人,写写这情感中的事,打开电脑,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标题,因为主人公是个女人,所以,这《红尘中的花》,或许最适合她……题记

    那天下午,我像往常一样,忙着自己工作,因为最近人一直在家,所以我显得轻松很多,看空间,看微信,看文章,一直是我闲暇之余的爱好。

    就在我专注的看文章的时候,屋里进来顾客了,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,虽然喜欢看文章,但是工作还是不能耽误的,我转过头就打招呼,这个时候爱人也出来了,帮忙照顾顾客。

    “你好,好久不见啊,是不是刚回北京啊?最近你们去哪了?好像三四年没有见了吧?女儿都这么大了?”我微笑着对女人说到。

    “你还记得我?我以为这里没人记得我呢?”女人暗黑色的皮肤上浮现了一抹红润,很开心的说道 。

    “怎么会不记得呢,你家孩子从小就在我这买东西,何况你和你爱人就在这周围上班。”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    “嗯,我刚回来,这几年不在北京。”女人看着我说到。

    “你爱人呢?一起回来的吗?孩子该上小学了吧 ,准备在北京上学还是?”我问到。

    “爱人已经去世了……”女人神色暗了下来,说道。

    “对不起啊,我没想到……是因为他的肝病吧,我记得那个时候你说过的……”我为自己的冒失觉得歉意,也为她的遭遇觉得难过 。

    接下来我们就像老友重逢一样,说话聊天,爱人进屋给孩子拿了水果,并为她们娘俩削好果皮。

    她说,那年在北京,爱人的身体就不好,肝硬化,其他脏器也有问题 ,但为了刚出世不久的女儿和自己,只能坚持在工地干活,做的电焊工。后来一家人回了老家,可是爱人自小父母就不在了,也没有兄弟姐妹,家里连房子都没有,就在外面租房子住,直到有一天,爱人打电话告诉自己说,在工地上班,突然觉得嗓子发甜,吐了一滩黑水,因为地上都是沙子,看不清楚是什么。她听完以后,立刻意识到不对,赶紧让爱人回家,马上去医院检查,在坐车的时候,爱人又吐了,那是鲜血……

    回到家里以后,去县城医院检查,医生说肝硬化的问题没有加重,也搞不清楚为什么会大口吐血,让进一步检查,可是他们手里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,只好让爱人回家休养。机缘巧合下,他们结识了一位老师,这是位佛教中人,在东北到处上课讲佛法,为众人祈福。老师邀请,让她爱人去东北,药还是要吃,但是希望通过佛法来还自己的业障 。

    她考虑到爱人的身体,没有同意,后来爱人的状况越来越糟,她知道,爱人的心愿就是跟随老师,在一次谈心以后,她送爱人踏上了向往的征途,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一走,就再也没回来……

    当带着女儿在家谋生的她,接到东北老师的电话的时候,爱人的病情恶化了,在东北,她和爱人孩子一起聆听佛法,一起礼佛,一起打佛七……但是却也没有挽留住爱人离去的脚步……在大家的佛号中,爱人去了,没有痛苦的走了……

    她对我说,你知道吗?或许你不信,但是我真的看到了,我爱人从来没有喊过疼,走得也很安详,就是身体僵直以后,在大家念三天三往生咒以后,他的身体变得柔软了……

    我对她说,我信!因为我知道,他把前世的债还清了……

    我们就这样说着,可我对她的现况还是忍不住问了,孩子正是上学的年龄,学习怎么办?你现在有工作吗?住哪里?

    她告诉我说,老家没有亲人,没人带孩子,只好自己带,可是在北京上学更难,现在是插班生,根本入不了学,自己刚到北京,在爱人的一个远房表姐家暂住,准备找工作,可是孩子却没人带……

    听完她的困难,我连想也没想就说,我帮你找工作,但是我们首先解决孩子的问题,在涿州有一所小学专门招收在北京务工人员的子女,是个寄宿学校,但是现在来不及了,我会留心把学校的资料,联系方式给你找到,现在你去你女儿原来就读的幼儿园,说明自己的情况,把孩子交给他们,这样就解决了孩子的问题,然后我带你去厂子应聘。

    爱人看店,我就带着她去了工厂,询问,填表……当我看到她拿笔写字笨拙的样子,我知道,她的文化肯定不太高,而且还没有带身份证,说是在来的路上掉了……填好手续以后,我们往回走,在路上,我对她说一定要补办身份证。

    她却红着脸对我说,十多年了,自己都没有身份证……我奇怪的看着她,她解释说:“我年轻的时候嫁到**,生了两个儿子,可是丈夫对我不好,打我,甚至拿刀砍我,我就跑了……听人说,我那边的儿子都结婚了,孩子都好几岁了……”

    “你厉害啊!”我瞪着眼睛说到,眼前这个女人,真的让我没想到,她的经历会这样,“那你和现在的丈夫没有结婚证吗?”我问道。

    “没有,我出来的时候,连身份证也没拿,我和闺女的感情很好,这几年我们在一起很幸福,我一点也不后悔。”她满脸的坚毅。

    “那你也需要回去一次,该面对的要面对啊,或许你十几年没有消息,你原来的丈夫早就向法院提出离婚了呢?或许你可以回到他们身边?”

    “不可能的,我现在带着女儿呢,十几年不回去,还和别人生了孩子,就是不这样,我也不会回去的……”

    在街上,我们分手,她对我一个劲儿地说谢谢,我对她说,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,其他的还是要靠她自己,未来的路还很长,你会很难,但是会越来越好……说实话,我现在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因为她的复杂经历,还是因为我竟然没有看出来她会有这些我不知道的情况,我有点茫然……

    回到店里,我和爱人说了这些情况,爱人说,能帮多少算多少吧,也是个苦命人,看着人挺老实的,四十多岁,却经历这么多……

    第二天,她又来了,开心的对我说,女儿原来就读的私立幼儿园同意让女儿在那了,每个月就交四百元的伙食费,而且也找到工作了,不需要身份证原件,做小时工……但是要我帮她找住房,我二话没说,嘱咐爱人看店,就和她一起出去了……

   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,她没有出现,应该是上班了,祝福她,未来的路很长,相信她可以面对……写到这里,我突然不知道自己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什么了,因为对于她,我看似了解很多,但是却好像什么也不清楚,她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她与两任丈夫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情感,她的三个子女是否都是她的牵挂,如果没有出走,她现在已经当奶奶了,可现在呢?还在拼搏……如果留下,那她就不会遇到第二任丈夫,就不会有她说的永远不悔……

    红尘里的花……

    岁月如歌

    红尘如画

    浓妆掩不住沧桑脸颊

    我用一生换刹那的芳华

    只为遇见中的他

    男人是酒女人是花

    满心惆怅谁为我解答

    陪你等日出陪你看晚霞

    为你愿做红尘一朵花

    红尘里的花

    随风摇的花

    还要多少风吹和

    陪你去海角也陪你走天涯

    陪你穿越漫天的风沙

    红尘里的花花一样的花

    寻寻觅觅只为一个家

    曾许过山盟也许过海誓

    如今只想平淡年华

    如今只想平淡年华